欢迎访问刺猬文章网
你的位置:首页?>?美文?>?原创美文?>?文章正文

张爱玲:写什么

时间: 2019-10-29 11:52:21 | 作者:张爱玲 | 来源: 刺猬文章网 | 编辑: admin | 阅读: 次

张爱玲:写什么

  有个朋友问我:“无产阶级的故事你会写么?”我想了一想,说:“不会。要么只有阿妈她们的事,我稍微知道一点。”后来从别处打听到,原来阿妈不能算无产阶级。幸而我并没有改变作风的计划,否则要大为失望了。

  文人讨论今后的写作路径,在我看来是不能想象的自由——仿佛有充分的选择的余地似的。当然,文苑是广大的,游客买了票进去,在九曲桥上拍了照,再一窝蜂去参观动物园,说走就走,的确可羡慕。但是我认为文人该是园里的一棵树,天生在那里的,根深蒂固,越往上长,眼界越宽,看得更远,要往别处发展,也未尝不可以,风吹了种子,播送到远方,另生出一棵树,可是那到底是很艰难的事。

  初学写文章,我自以为历史小说也会写,普洛文学,新感觉派,以至于较通俗的“家庭伦理”,社会武侠,言情艳情,海阔天空,要怎样就怎样。越到后来越觉得拘束。譬如说现在我得到了两篇小说的材料,不但有了故事与人物的轮廓,连对白都齐备,可是背景在内地,所以我暂时不能写。到那里去一趟也没有用,那样的匆匆一瞥等于新闻记者的访问。最初印象也许是最强烈的一种。可是,外国人观光燕子窝,印象纵然深,我们也不能从这角度去描写燕子窝顾客的心理吧?

  走马看花固然无用,即使去住两三个月,放眼搜集地方色彩,也无用,因为生活空气的浸润感染,往往是在有意无意中的,不能先有个存心。文人只须老老实实生活着,然后,如果他是个文人,他自然会把他想到的一切写出来。他写所能够写的,无所谓应当。

  为什么常常要感到改变写作方向的需要呢?因为作者的手法常犯雷同的毛病,因此嫌重复。以不同的手法处理同样的题材既然办不到,只能以同样的手法适用于不同的题材上——然而这在实际上是不可能的,因为经验上不可避免的限制。有几个人能够像高尔基像石挥那样到处流浪,哪一行都混过?其实这一切的顾虑都是多余的吧?只要题材不太专门性,像恋爱结婚,生老病死,这一类颇为普遍的现象,都可以从无数各各不同的观点来写,一辈子也写不完。如果有一天说这样的题材已经没的可写了,那想必是作者本人没的可写了。即使找到了崭新的题材,照样的也能够写出滥调来。

  回味经典

  中秋逢雨,恰如一场相遇,一刹那间,季节褪去了夏的盛装,山河迷蒙,绿草溅泪。潮湿的气流有秋温润的呼吸。听雨声滑落天际的声响,那凌空而下的娴熟中,秋风在指点江山,小草在激扬文字。秋雨绵绵的穿梭里,有描幕涂鸦的匆忙。也正如一场遇见,中秋与秋雨相视而笑。那轮圆月被隔在了思念的视线之外。人生最美好的有时恰如一份思念,就像中秋的那轮圆月,生成想念的模样,藏在人们的心里,甜在一枚月饼的味道里,恋在一首情诗里。多少相思的泪珠被秋雨掩盖,那一眼的温柔只好取道文字的行踪,悄悄落在纸间念间。

  淋一身秋雨,点缀一份秋景。田间地头,撅着饱胀的头颅,玉米鲜绿的脸庞多了几分沧桑,花椒用火红的心照亮天地,那些浸湿的心情只木然地向着远方了望。原上,草疯长,雨里------

  全文链接----李平 :秋雨的吟唱

  猜你喜欢:

  张爱玲《半生缘》(21)

  张爱玲:写作果然是一件苦事吗?

  张小娴:色鬼(外一篇)

  叶一秋 :八月清风

文章标题: 张爱玲:写什么
文章地址: http://www.cwbch.com/meiwen/yuanchuangmeiwen/187436.html
文章标签:张爱玲

[张爱玲:写什么] 相关文章推荐:

    Top